哪个网站有开元棋牌

【美好仙娘溪】片段式的感受-关于广场和村民

文章浏览量:393

子豪,大家常常称呼他“周工”。周工是郭老师建筑团队的一员,跟仙娘溪的缘分来自于最早先参与建设仙娘溪村民广场。

前些日子,子豪从周山村放假回到村里,这次来,不是作为建筑团队的设计师的身份来到村里,而是作为一个朋友,回到村里。那几天的日子,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我而言,都觉得无比的充实而放松。在某个中午,我跟他还有星哥坐在农田里吹着风,看着远处的山林,还有那变幻多彩的云,惬意的在那里聊天,思考人生。在某个下午,阿文,还有朝哥带着我们去水库钓鱼,偌大的水库,就只有我们,那个下午,子豪第一次钓到这么多的鱼,难得的放下繁忙的工作,放松的专注在钓鱼这件事情上;于我而言,跟着村民一起在这里静静的坐上一个下午,可以去谈些看似无所意义的话题,在黄昏的时候,赶回去,一起做上一顿晚餐,分享着下午的收获,已经觉得无比的满足;就是在这些看似平常的日子里,跟这些年轻人的关系也就更近了。或许是这些天,再次回到村里,让我们都有着不同的感受,也慢下来去思考之前做的那些事情。我跟子豪约定,他写写他跟仙娘溪,跟这些年轻的故事。因此也就有了下文。

收到子豪的文章,我有些激动。无论是他对广场的思考,还是对这些日子跟年轻人的互动的思考,似乎同为年轻人的我们,都很注重当下跟这群有血有肉的年轻人一起做事的感觉。这里的真实本身就是我们共同追寻的意义。子豪在文中对于广场的这些想法,也是我第一次才感受到的,是作为设计师的他对这件事情意义的追寻和思考,也是对广场建设的另外一种声音和思考。我时常感叹,田野的真实。真实的是:在真实的田野里没有浪漫化的村子和城市,也没有浪漫化的村民。说他真实就在于,我们和村民要去做的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,也不是一个已经实现了的美好家园,而是在我们看清现实的无奈时,在坦然的面对质疑,面对现实的同时,依然保持着我们对于心中美好理想的坚持,对于共同梦想的追寻。

无论是子豪还是仙娘溪的年轻人和村民,大家都是真实且真诚的。这种真诚,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彼此的思考和困惑,感受到彼此的痛苦和希望,也真切的感受到我们都是鲜活的有血有肉的生命;也正是这种真实和真诚,让我们在面对共同的困难时,愿意走在一起,继续思考,继续探索,直到我们的困惑慢慢地解开,直到我们一步步找寻到我们行动的意义,直到我们对家乡朴素而美好的愿景一步步实现。

在此感谢子豪“周工”的真诚分享,也希望借此机会,能引起大家对于空间打造,对于乡村发展有更多的思考和对话。

以下为子豪(周工)的文章:

 


 

应阿甘的邀约,作为建筑团队的一员,写写这段时间以来的感受,关于在村子所做的事情。从第一次进村到现在已经快有一年的时间了,很多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确实记不清楚,只记得一些印象深刻的场景:和村民以及社工合作建了个小广场;建筑工作坊期间奇妙的讨论会;打了鸡血的广场开幕式;还有最近关于村子活动中心的讨论等等。

回想这段时间以来似乎一直处在各种怀疑的过程,广场建造时自身角色的怀疑、建筑设计专业性的怀疑、广场成效的怀疑、话语真实性的怀疑、意义的怀疑。怀疑一件事情其实很容易,反而从心底里相信一件事情会很难。加上自己容易想太偏而陷入悲观,所以想着能分享的更多是这段时期的一些困惑和反思吧,不太有系统,更多是片段式的感受。

微信图片_20180826112049

(广场建造过程,众人在移植场地内的树)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似乎很多次在村子里的讨论——关于广场也好,或者最近的活动中心,总会强调建筑背后的意义。像这种关于意义的公开讨论很容易营造某种氛围,并受其引导而掩盖某些个人真实的想法,因此我无法确定大家是否认同其中意义的价值,包括我自己。例如对于广场的讨论好像已经慢慢落入了一种语境,先是围绕村民共建、故事性等方面进行一定程度的渲染,通过开幕式达到一个高峰,往后就是意义的持续发酵。试图利用这些内在的东西对广场进行适当的价值提升,对外传播或者进而转化成下一次行动的动力。有时这种氛围像一团迷雾,让人感觉虚无缥缈,从而看不清楚事件的全貌。当然广场落成之后大家也会有关于空间、使用、建造方式、工作方法等等的反思,去思考怎么样可以做得比现在要好,例如工期不易太长、注意参与人员的分工等等,在我看来这些反思似乎来得更加重要,也更加直接。有时候会想,如果能够召集村民、社工还有建筑团队对广场作一次重新设计,调动大家更多的想象,应该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意见吧,感觉讨论的过程会蛮有意思的。

微信图片_20180826112043

(广场开幕式)

因为必须明确,对于整个广场建造的过程,自身有很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,甚至找不清楚其中的角色与定位,这也一度让我非常困惑。现在看来做好专业内的事情才是大前提,才能让大家看到更多设计的可能性。有趣的是,现在慢慢出现了一个现象,村里的年轻人慢慢对设计产生兴趣,而建筑团队的想法也逐渐有了社工的影子,试图把建筑当作媒介去承载更多社区的价值。对于年轻人的现象,是乐于看到他们更积极地参与设计的讨论以及想象。而对于设计团队,我觉得是需要警惕这种越界的想法,应该更多回到建筑本身,去回应村民更多的期待,也回应自身对建筑的想象。

微信图片_20180826112038

(建筑团队带着广场第一期方案来到村里)

回到前几天,第一次以度假的形式回到村里,趁机回来看看村子,也赶上大家在村子里讨论青龙围的改造,这里将要建一个多功能的活动中心,和广场相比,这可是村子里的“大型建筑”。讨论的最后又回到挖掘其中的价值与意义,而且是在场的所有人传递这建筑模型轮流发言,还蛮有仪式感的。记得轮到自己的时候说的有一点是,认同大家一起做一件事情的价值。在我看来,大可不必把“大家一起做一件事情”过度感性化,我更相信这是集合不同资源的一次合作过程,很简单,一个人建不了这个房子,需要拥有不同资源的群体合作才能让这件事变得可能。虽然每个人都对其怀有不同的想象和目标,但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:把这个房子建起来。至于房子最终是什么样的似乎是另外的一个话题了,前提是“想做”,这样才有了合作的可能。在合作的过程中,各方在承担起自身责任的同时又能相互支持,努力把事情做好,相信这种机会来之不易,房子建好了就是几十年的事情了,可不会再给第二次重新来过的可能。

微信图片_20180826112001

(前几天“三下乡”的大学生们在广场准备举办活动)

暂时先说到这里吧,相信感受是多方面的,现在也无法将其联系起来,基本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借这次机会做一次回顾也是必要的,从而也发现自己依然存在困惑。回想当初带着对城市的偏见来到村里寻找真实,现在发现偏见是多余的,真实也是相对的。庆幸的是,还是发现乡村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以及身体想要劳动的冲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