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个网站有开元棋牌

【绿耕学院】温故知新之六天绿耕团结经济共学营之己见

文章浏览量:401

文 / 香港圣雅各福群会 谢振民

 

阿民圣雅各2

民于湾仔圣雅各福群会,从事相关社区经济之工作,已有十年有余。见相关词汇做法,由无人认识,到始有人言。虽说略有经验,但对社区经济中很多基础理念,仍感认知不足;而对应之资本主义如何扭曲现今社会,亦未有透澈理解;实在惭愧得很。加上工作项目亦遇上不少小组自务之人性问题,甚觉无能为力,出路如处樽颈。

9月见绿耕之微信专号,将于10月中旬,假从化仙娘溪村,举行团结经济与社区发展实践共学营。看毕介绍,即行报名,一因早认识绿耕,对其价值观及坦言己非之态度,甚为欣赏,相信其办之营,必有所获;二因几年前曾到仙娘溪,人事朴素,景致难忘,相信在此环境下,更能澄清所学;三因题材内容,正切本身工作所需;四因师资优良,定有所学。幸获取录,终能参与。

共学营之研讨题材,主要有三:全球化对中国粮食生产的影响、发展主义如何扭曲传统价值、团结经济的分析框架与理念价值等。

学员在入营前,需事先阅读相关文章。全球化6份、发展主义3份、团结经济2份。对营营役役的我们来说,甚觉挑战。但共学的原义,本需我们先用心了解题目及内容,再行参与,学习方有效果。入营前只好努力啃了。不明的很多,幸阅读过程尚算津津有味,甚有所得。

仙娘溪村身处从化之食水源保护区,环境赛胜广东大部份土地。农业资源保护尚算良好。在此探讨全球化对中国粮食生产的课题,似难共鸣。但在营中的专题田野考察,已见全球化对村中粮食消费的影响。张慧鹏老师从宏观战略及主权角度,带我们看资本主义如何以全球化方法,控制垄断一国之粮食供需链,最终使一国赖以生死的食物主权拱手相让。以往自给自足的农村经济,则是整个系统中最无力的一环。因价权地权产权之失,沦为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最大牺性者。

如何从意识型态上,使原本拥有自身文化的社会,抛弃自给自足、自主自务的经济模式,拥抱消费利润为本的资本主义经济?发展主义为一重要利器。刘韬老师以不同的史事案例,带我们探视资本主义如何扭转社区对传统生活方式的价值。凭着西方民族中心主义的价值观,于学校、生产、社会服务入手,让传统社区相信资本主义的一套是先进文明,原本一套是落后野蛮,从而制造弃旧迎新的欲望,资本主义自然发展。

有同学认为前面这两部份,不及团结经济部份精彩。因其较离身,亦不能带出具体工作。但如团结经济阅读文章"指南针:指向社会主义的替代性选择"所述,解放社会科学的三个基本任务:其一是提供对现实世界的系统性诊断及批判。此两个题目,则是对应这一任务。依敝所见,是重要的。

古学斌老师跟我们一起探讨团结经济的内涵、分析框架、对应课题、与个人社会之关系等。究竟现在资本主义的灾难是如何形成?如之前探讨发展主义一样,资本主义的重要部份—消费主义,如何成为社会活动的核心内容?消费主义如何制造我们内心的缺乏,促成我们以消费追逐符号,从而慰藉缺乏?透过生产、交换、消费、分配、文化创造、管理六个范筹,团结经济希望个人与社会可以一起发展、促成经济公义与社会平等。参与团结经济的朋友,应共同相信背后价值,并以相关经济活动,慢慢改变社会。

古老师亦有用如云南平寨生态种植老品种稻米、台湾齐美部落社企的例子,述及团结经济是一场社会运动,希望以经济产销之活动,改变我们的思想、扭正社会价值、重建人人与人地的关系。

随了老师讲解及学员讨论外,田野考察是共学营另一重要学习原素。绿耕学院将我们分成四组,并需行两次考察:首个考察,各小组自行定出考察题目、考察地境、走访人物等,然后一起汇报讨论。百花齐放,十分精彩。考察铺排不错,先因应头两部份而作一次考察再被安排,大大增加学员的参与感及题材多样性。

另一考察,则由绿耕学院安排探访村内经济小组,以团结经济的分析框架,审察其有多少团结经济的原素,从而了解仙娘溪村的项目有多少团结经济之效果。这一实战对我体会很大,我们从事社区经济多年,究竟有否系统地跟街坊一起审视项目,有多少团结经济的原素?是初见成效、还是自说自话,空举牌头?何不回港,以相近的框架,跟我们的街坊一起,察看现在的项见情况?

阿民圣雅各

 

总 ??结

很久没有离开工作环境,与一班本不认识的同路人,一起深入学习课题。整整六天,紧紧学习。得着不单是知识,更是整个分析框架。

但觉不管是推动团结经济,还是鼓励共学,一个能让大家实事求是,坦诚相对的文化,是成功的要点。经济,对人民,是实实在在的生计课题,也涉人性利益,断不能空谈。若为推动理念而扬长护短,鼓励团结而隐恶扬善,则不能好好面对问题而彼此参与;即使理念能推动一时,也是不持久;即便团结能鼓励一刻,却压迫少数。失却坦诚的共学,不过是一班唱好唱戏之传教信徒,绝无法发挥团队的多元,以不同角度审视课题,开拓眼界。

我无法在共学营了却所有对团结经济及发展主义的疑问。如何面对追求团结与个人见解之分岐?受着发展主义熏陶的我们,真相信传统社会的一切不足,皆是由发展主义说成的吗?面对发展主义带来的好处,我们如何面对其带来不公之内心茅盾?团结经济跟社区经济,真如参考文章所说,不过是叫法的不同?是否会有一些侧重之不同,方有不同叫法?

可我是满意的。我不会奢求一个6天的共学营,可解答每个人内心的每一个问题。是实,心中的疑窦,只会因为学习而更多。我相信人类的求知心是跟其知识水平成正比。眼界越远,所到的不知境域与大,疑问将更多。共学营,也许不过我这位似有经验的一个学习加油站,提醒我学无止境的道理。